移动传媒:虚拟现实与人类生存境遇

2019-04-25 23:16 来源:未知

  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VR)是借助计算机图形学、传感器技术,依赖特定的硬件设备,构建出可以充分与人的视觉、听觉、触觉等感官进行互动的高度仿线年代以来,虚拟现实技术伴随着计算机技术、网络技术、通信技术的发展而飞速发展,逐渐形成了被称为“虚拟现实技术三角形”(3I)的沉浸性(Immersion)、交互性(Interaction)、构想性(Imagination)特征。在虚拟现实的发展过程中,其悖谬性也日益凸显。虚拟现实扩展了人的现实生存的维度,增强了人对世界的认知能力,缩短了人际交往的空间距离,丰富了人的日常生活体验。但与此同时,虚拟现实又受到资本逻辑和技术理性的操控,在很大程度上否定了人的现实生存,削弱了人自身的真实感知能力,疏离了人真实的社会关系,使人迷失在虚拟符号的漩涡之中。因此,虚拟现实不再仅仅是一项技术,还是一种现代技术构建出的文化形态。所以,对虚拟现实应进行哲学反思,从认知实践、人际交往、日常生活等方面辩证看待虚拟现实对人类生存境遇的影响。

  在人的现实生存中,人的认知实践受自身生理条件和人类物质生产方式制约,被限制在现实性的时空维度内,认知世界的方法和形式存在局限性。虚拟现实将现实世界中的事物进行技术化处理,在其构建的三维仿真空间内,充分调动人的视觉、听觉、触觉等多项感知能力与虚拟形象进行互动,使人可以打破现实时空的界限,在虚拟空间中扩展人的认知领域和能力。虚拟现实技术还能够增强人的想象力和创造力,虚拟现实不仅能够对现实存在的事物进行模拟,还能够创造现实世界中并不存在的事物。虚拟现实改变着人类思维方式和认知方式,成为麦克卢汉所说的“人的延伸”。

  但是,虚拟现实在打破时空界限、在虚拟空间中增强人的多感知能力的同时,又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了人类的自然化认知能力。首先,虚拟现实高度依赖各种传感技术的机械组合,尽管能够模拟人的自然感知,但是由于存在延迟问题,当前的虚拟现实对人体自然感官的联动机制无法进行准确还原,对其长时间使用会使人出现眩晕等一系列症状。其次,虚拟现实中的形象符号虽然看似丰富多彩,但存在严重的同质化,无法真实呈现现实世界。更为严重的是,随着虚拟化程度的加深,虚拟现实和现实逐渐失去关联,进而遮蔽现实的在场。当人不再具有分辨何为虚拟何为现实的能力时,真实世界将开始崩塌。

  人际交往是人的社会关系得以形成和完善的重要方式,也是人的现实生存的一个重要维度。在传统的人际交往中,交往形式偏重面对面的直接交流,受到时空的限制。基于互联网技术的新型交流媒介的相继出现,很大程度上打破了人际交往的时空限制,使真实的人际交往开始向虚拟化的字符传送转变。而虚拟现实不但具有超时空特性,更以生动的虚拟形象为载体把人际交往的虚拟化推向了极致。真实交往中可见的年龄、性别等个体身份的差异被虚拟形象抹平和隐匿了,因此,虚拟现实拉近了交往个体间的空间距离,提供了一个相对平等的自由化空间。虚拟现实打破了传统以地缘、血缘、性别、社会分工为基础的交往结构,丰富了人的交往形式,扩大了人的交往范围和社会关系,有助于人的全面发展。

  但是,虚拟现实在不断扩展人的交往关系时,也使人的交往关系走向异化。虚拟现实不但无法解决现代社会的人际疏离问题,有时反而进一步加剧了这种趋势。虚拟现实借助虚拟形象的交流方式,在根本上是一种身体不在场的交流,缺乏真实交往中人所能展现出的丰富的个性化特征和自然流露的真情实感。在虚拟形象间机械化、碎片化的交流中,虽然人与人之间的时空距离被缩短,但是心理距离却可能被拉大。

  同时,由于虚拟现实隐匿了个体的真实身份,还引发了一系列的伦理和法律问题。在虚拟现实中有些人使用虚拟形象发表不负责的言论,互相进行人身攻击,甚至使用虚拟形象从事色情、暴力活动。因为虚拟交往的高度仿真性,这些看似虚拟的伦理和法制问题将对人的现实生存产生负面影响。

  德波在《景观社会》中讲道,“在现代生产条件无所不在的社会,生活本身展现为景观的庞大堆聚”。虚拟现实作为景观时代的最新展现形式,已经逐渐渗透于我们的日常生活,改变着我们的日常娱乐方式和消费体验。

  视频和游戏产业是当前虚拟现实在日常生活中大力发展的两个领域,国内外众多巨头纷纷介入。借助于虚拟现实的家用设备,人们足不出户就可以在家中体验虚拟巨幕影院带来的视觉冲击。虚拟现实也促进了电子游戏行业的繁荣,它构建出的仿真空间以及其所具有的与虚拟形象进行互动的能力,使人们对电子游戏的体验更为逼真。虚拟现实丰富了日常生活的闲暇时间,给人们的日常娱乐增加了更多自由化的审美体验。但是这种超越自身生理极限的审美体验,往往使人们忘却现实中存在的时空界限和伦理规范,很容易沉浸在这个由高度仿真形象构筑的虚拟空间,进而失去自身的主体性。这不但会对人的身体造成损害,而且会使人出现自我封闭、社会责任感缺失等一系列精神上的问题。

  同时,虚拟现实也在加速进入日常消费领域,各大电子商务公司都在逐步将虚拟现实技术引入其购物平台。现在,消费者已经可以在电商平台使用自身的虚拟形象去试用各种商品,电子购物有了更加真实的购物体验。但是这种虚拟的消费体验同样容易使人沉迷,在一定程度上也加速了消费主义在日常生活领域的扩张。

  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中,虚拟现实技术将继续加速发展,也将同其他新兴技术产业更快地融合。首先,虚拟现实依赖的头戴式显示器等硬件设备将会进一步微型化,人在融入虚拟空间中来自外在现实世界的感知将会越来越少。虚拟形象的仿真能力以及互动性会越来越强,真实与虚拟的界限将会更加模糊。其次,虚拟现实与当下热门的人工智能、大数据、5G等技术将会充分融合、协同发展。虚拟现实与人工智能相结合后,虚拟空间中的形象符号也会具有更为鲜活的形象载体。当虚拟现实与大数据技术结合后,虚拟现实将针对每个用户的个人信息、社会关系、知识结构构建出更为个性化的虚拟空间。当虚拟现实与即将到来的5G 时代相结合,借助先进的5G移动网络,不同用户、不同领域的虚拟空间将得以高速互联,一个可随时在线的虚拟之城将会浮现。

  那么,虚拟现实的悖谬是否会在未来随着技术的成熟和完善自动消失?答案是否定的。虚拟现实从根本上来讲是现代技术发展的产物,它之所以在扩展了人的认知能力、交往关系、日常体验等现实生存维度后又同时陷入到悖谬当中,根本原因在于它还没有摆脱资本逻辑和技术理性的束缚。因此,虚拟现实的悖谬是与现代性的自反性伴生的。规避虚拟现实的悖谬式发展,需要我们在对现代性进行反思和批判的基础上,自觉地把人的尊严和价值作为技术发展的根本目的,坚守人的主体性地位。把真实的自然存在作为人得以生存和发展的真正家园,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用审美理性、人文精神和批判性思维去消解虚拟现实背后的资本逻辑和技术理性。从而使虚拟现实在逐渐摆脱自身的悖谬式发展后,助推人的生存状态从“以物的依赖关系为基础的人的独立性”向“人的自由和全面的发展”转变,使虚拟现实真正造福于人类。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新时代主流意识形态视觉化传播的内在机理及实现路径创新研究”(18CKS047)阶段性成果)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新时代主流意识形态视觉化传播的内在机理及实现路径创新研究”(18CKS047)阶段性成果

TAG标签: 虚拟现实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