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app-威尼斯城娱乐官方平台

大小 大小

大小 常回家看看?---写给那些长期奋战在煤矿建设中的铜煤人 大小

大小 大小

时间: 大小 2010-03-30 大小   单位(部门): 大小 铜煤企业 大小   编辑: 大小 马英梅 大小   点击:载入中...

大小
    “找点空闲,找点时间······常回家看看;带上笑容,带上祝愿······常回家看看;妈妈准备了一些唠叨,爸爸张罗了一桌好饭;生活的烦恼,向妈妈 说说,工作的事情,向爸爸谈谈······”。在1999年春节晚会上,陈红的一曲《常回家看看》红遍大江南北,唱出了无数打工者的思乡之情,也唱出了无 数煤矿建设者的心声。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常年在外工作,嘴上唱着《常回家看看》,心里想着常回家看看,可每到逢年过节,却很难实现回家的愿望,他们就是那 些长期忙碌在煤矿建设中的铜煤人。
      柠条塔南翼井巷工程是铜煤建设企业承建的一个大型井巷工程,由s1210工作面顺槽、进风斜井、回风大巷等16项工程组成。工程地处神木县城向北50多公 里的毛乌素沙漠边缘,地理位置偏僻,人烟稀少,到处是一眼望不到头的荒沙。春秋季节经常刮起大风,大风带动沙子,打到人的脸上疼痛难忍。冬季漫长冰冷,零 下二十多度的气温在这里很常见,冷风轻而易举的穿透身上的衣服,直逼肌肤,风刮在脸上更似刀割般疼痛。
      2010年3月,由于工作需要,我在柠条塔南翼井巷工程所在地呆了一段时间。在这里,我见到了这群可亲可敬的煤矿建设者。在工地期间,我对职工如何对待 “大家(工作)与小家(回家)”的问题做了一个简单的抽样调查。调查统计显示:99%的职工对自己选择煤矿建设这个工作不悔恨;70%的职工每半年回一次 家;52%的职工每次回家仅能呆3至5天;43%的职工从到南翼工地后一次家都没有回过;87%的职工2010年春节没有和家人团聚。看到这些数字的时 候,我的眼睛已经湿润了。这不仅仅是一组数字,更体现了一种信仰,一种精神,一种伟大。通过这组数字,我感受到了铜煤人坚忍不拔、积极向上的工作作风和不 畏艰险、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去的职业精神。
     王宜振,一个有着很强的责任心、时刻以工作为中心的人,操着一口不是很标准的苏北话,身材高大魁梧,面戴一副眼镜,说起话来严肃认真。就是这么一个人,从 2005年10月带领队伍进军陕北以来,先后承建了冯家塔回风斜井及回风大巷工程;飞马梁主、副、风斜井工程;红柳林主斜井及首采面回风顺槽、切眼等工 程。其中承建的红柳林首采工作面回风顺槽以单进920米的水平,创集团单进最高纪录,被评为质量信得过工程。
       2010年3月8日,项目部施工的柠条塔南翼井巷工程S1210工作面出现异常,外回风顺槽3030米顶板突然垮塌,冒落的矸石砸在了连采机第二运输运部 上。王宜振闻讯马上组织精兵良将赶赴冒顶现场。一到工作面就询问人员的安全状况,听得全班人员都毫发无伤后,便长舒了一口气说:“大家没事就好”。数十年 的井下工作经验告诉他,这里随时有再次冒顶的危险,于是他只叫了三个人,由外向里对顶帮围岩进行检查。顶板流下的水打湿了他的全身,他没有在意;顶板时刻 都有掉矸的危险,他也没有在意。看到身边一位20刚出头的新工人时,他说:“孩子,你害怕么?”“不!经理,有你在,我一点都不害怕!”简单的一句话让这 个山一样的男人深受感动。在他的带领下,S1210工作面仅用了10小时就恢复了生产。还有一次,井下的连采机副司机身体不舒服,就请假提前升井。当时王 宜振正在井下跟班,得知情况后,连防尘口罩都没有带,二话没说,马上担当起连采机副司机的角色,配合主司机开始生产。
     就是这样一位在工作紧要关头频频出现的领导,在生活中却是一位不合格的儿子,不合格的丈夫,不合格的父亲。从柠条塔南翼井巷工程开工到现在,由于工期紧, 任务重,他已经连续好几个月没有回家。每次家里打电话,他都用“工作忙,走不开,等忙完这几天我就回去······”之类的话语搪塞家里人。时间长了,家 里人对其不回家表示了理解,并在工作给予了很大的支撑。
潘孝民,身材又瘦又小,毕业于中国矿业学院,高级工程师,现任铜煤建设企业 第四建井项目部经理。说起潘经理,项目部职工最多的评价就是工作认真、责任心强,几乎每天都是五点多起床,既要管好生产安全方面的工作,还要处理材料、设 备等方面的事情,有时候忙的都顾不上吃饭,甚至有时候晚上一两点才睡觉。
      2010年3月19日,柠条塔南翼工地遭遇了入春以来第一次大型沙尘暴,天空一片澄黄。晚上十时许,第六建井项目部的职工食堂经受不住沙尘暴的考验,顷刻 间房顶被刮跑,外墙轰然倒地。潘经理闻听此事,迅速率领项目部机电班、下料班的工人,第一时间赶到事发地。当时的沙尘暴越刮越大,风一阵紧一阵松,大家的 眼睛、鼻子、嘴里全是沙子,加之又是深夜,使抢险工作十分困难。在这种情况下,潘经理先组织大家把可以使用的物品都收拾起来,然后把残留的门窗拆下,以免 再次发生危险。这时,肆虐狂风带着声音再次发起猛烈进攻,工人宿舍的顶棚有好几处被吹起,潘经理立即决定用水管来压住房顶。放水管的库房距离宿舍有三四百 米远,每根水管又有四五米长,再加上狂风,搬运起来十分困难,此时忙了一天的潘经理早就疲惫不堪,可一想到职工宿舍还存在危险,毅然加入搬运行列,和工人 们一起与狂风斗争,把一根根水管压在了房顶,消除了危险。随后,潘经理还不放心,再次检查了每个职工宿舍,确定不会再有危险发生,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去休 息。
      为了使柠条塔南翼工程顺利进展,潘经理已经连续四个月没有回家。2010年春节,他依然选择了留在工地上,就连分别好长时间的儿子从国外回来,也未能见上 一面。潘经理说:“这件事情至今都让我无法忘记,我觉得自己愧对妻子,愧对儿子。但是为了工作,我只能舍小家为大家,希翼他们谅解。”
      黄学升,2004年到企业工作,期间一直从事井下电工工作。在谈到工作中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情时,黄学升告诉了我这样一个故事:自己刚来建井项目部工作不 久,井下线断开了。当时井下的生产时间紧、任务重,如果不能在规定时间把线接好,肯定会影响生产。他的师父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就主动帮助黄学升接高处的 接线盒,结果由于环境复杂而受伤。后来虽然提前完成了接线任务,自己也受到了奖励,但是师父因此而受伤的事情却永远印在了他的心里。黄学升说自那件事以 后,自己深刻的明白:工作就是战斗,必须争分秒;同事就是亲兄弟,只有团结互助,不计个人得失,才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2010年春节,黄学升也和其他职工一样,选择了留在工地。在大年初一这一天,他收到了来自父母、妻子和儿子的短信。父母的短信内容是:酷暑隆冬身在外, 儿行千里甚担忧;年夜之饭未同吃,但愿平安与快乐。妻子的短信内容是:快乐不是因为拥有的多,而是计较的少;珍惜拥有的,创造美好的。人生犹如苦咖啡一 般,但是我始终相信总会有苦尽甘来的那天。岁月教会了我承受,岁月教会了我忧郁,岁月教会了我成熟。儿子的短信内容是:逛完游乐场,走进肯德基,开罢家长 会,领我回到家,笑声暖融融,欢乐充满院,醒来都是梦。哎,我爸不在家。2010年的春节随着时间的推移,已慢慢在大家的脑海中淡化。但是现在说起这三条 短信,黄学升依旧那么激动、那么高兴。他说:“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好想留在爸妈身边;如果能让青春永驻人间,定让妻子年轻漂亮;如果能让儿子的心愿得以实 现······但没有如果,所以自己只有认真工作,把对亲人的思念化作工作前进的动力,以优异的成绩回报关心他的家人。”
      王永振, 一个看上去非常腼腆的小伙子,是2009年6月分到企业的98名技校中的一个,现为第三建井项目部连采机司机。刚来柠条塔南翼工地时,看到一望无际的沙 漠,看到荒凉的环境,王永振的的心里有一丝失落,他觉得这里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好,不是80后想要的那种工作环境,便产生了回去的念头。后来,在理想与信念 的支撑下,王永振选择了留下来。因为他坚信:好男儿志在四方,环境越艰苦的地方越能锻炼自己。在以后的工作中,王永振坚持每天下井,与分来的技校生们一起 在井下扛风管、扛水管、清煤。或许是自身能力高、领悟力强的因素吧,在师傅的带领下,王永振很块学会了开连采机,并且能独立操作,得到了项目部领导的赏识 和赞扬。2010年春节,王永振高烧不退,当时恰逢连采机出现问题,必须上井修理。为了尽快提高业务水平,王永振带病前往柠条塔煤矿修理车间,在观看别人 修理机器的同时,自己也动手实际操作,进一步掌握了连采机的相关常识。
      说起回家的话题,王永振可能是众多技校生中非常恋家的一个。一到节假日,想想别人都可以回家与亲人团聚,他就躲在被窝偷偷的掉眼泪。但是为了工作,为了柠 条塔井巷工程能早日竣工,王永振只能暂时割舍下自己心中那份不舍的亲情。他告诉我,从上班到现在,自己仅回过一次家,而且那次在家里只呆了一天。如果下次 再回家,自己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给父母洗洗脚,陪父母聊聊天······
王兵,21岁,2009年7月到企业上班,从事井下皮带维修 工作。自从坐上到柠条塔南翼工地的车的那一瞬间起,王兵就又激动又兴奋,因为他知道现在找一份工作很难,找一份像样的工作更是难上加难。正因为如此,王兵 在工作中,始终保持年轻人那种青春、活泼、洒脱的干劲,遇到不懂的就随时问,遇到不会的就随时学,很快在工作中能独当一面。2009年10月,井下220 转载机因故障停机,抢修工作刻不容缓。王兵当时身体不舒服,已经连续几天吃不好,也休息不好。但一想到转载机停机,直接影响着井下的生产任务,耽误一秒, 巷道就会推迟一秒掘进。他想都没想,直接和同事们一起下井抢修,在井下一呆就是16个小时。
      提起工作后和家里有关的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王兵显得有些沉默。过了许久,他才轻轻地告诉我:“我永远也不会忘记,2009年8月2日,伯父在家与世长 辞,自己在工地,未能见上亲人最后一面······我每天只有认真上班,才能不去想家里的事,才能学会更多的技术,让别人以羡慕的眼光来看我。”说到这 里,王兵显然有些哽咽。幸运的是,2010年春节,他有幸回家,与亲人有了短时间的相聚。
康凯,电工,8个月没有回家······
郑玉良,皮带司机,7个月没有回家······
张国峰,资料员,7个月没有回家······
刘春季,电焊工,半年没有回家······
张树杰,验收员,4个月没有回家······
看 到这里,或许大家已经对长期忙碌在煤矿建设中的铜煤人的工作、生活有了一个简单的了解。是的,这就是铜煤建设者工作的环境---危险而又艰苦,这就是铜煤 建设者内心的想法---简单而又真实。正如企业司歌中所唱的那样:“走遍千山和万水,历经风吹和雨打,大家与矿山,与矿山握手,大家为天下建设 家·······。”此刻,我仿佛看见了铜煤人为了完成工作任务日不能食、夜不能寝的工作场面,看到了一座座现代化的矿井拔地而起。
亲爱的朋友们,假如你是他们的亲人,请你对他们的工作表示支撑;假如你是他们的朋友,请你对他们的工作表示理解;假如你是他们的领导,请你对他们的工作表示肯定。相信有你们的支撑、理解和肯定,相信在他们的努力下,陕西铜川煤矿建设有限企业的名字还将走出陕西,迈向全国。
让大家向长期奋战在煤矿建设中的铜煤人致敬!
向千千万万的煤炭建设者致敬!
希翼每一个工程竣工以后,他们都能实现自己心中那个小小的愿望---常回家看看!

 SMl陕西煤业化工建设(集团)有限企业

大小

分享此澳门威尼斯app-威尼斯城娱乐官方平台

澳门威尼斯app|威尼斯城娱乐官方平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