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培源:他不顾一切匆匆赶来br等到的却是失望的

2018-12-14 05:03 来源:未知

  3月11日中午,郑州文化路街头,来自江西抚州崇仁县巴山镇的沈顺付漫无目的地走着。一周前,他为寻子来此,稳定而频繁的QQ登录让他笃定儿子就藏身于这座城市的某个角落。可是,警方调查的结论是,儿子的QQ被盗了。沈顺付4年辗转大半个中国寻子的希望再次瞬间化为泡影。

  早年在老家村里,沈顺付算是比较成功的农民了。夫妻恩爱,开了家具厂,还有一对儿女活泼可爱,可以说是羡煞旁人。

  沈翔读初三时,时常感觉腰部酸痛,腰椎无法挺直。起初家人没太重视,等情况严重,他们才把孩子送到省城看病。专家会诊后的结果是,孩子患了强直性脊柱炎。由于久治未愈,沈翔腰也弯了,腿也拐了,最终因行动不便而退学。

  2007年,沈顺付带儿子到了北京,边打工挣钱边治疗。当时,沈翔屡次寻工,却均因腿脚不便而被拒绝,好在一家网吧老板帮助,聘请他当了收银员。虽然收入不多,但沈翔总算有了工作,还可以上网了解外面的世界。

  站在家长的角度,沈顺付是在尽全力承担一个男人的责任。但他忽略了儿子内心的变化,这个已经长大成人的男孩有了自己的想法。网吧环境复杂,沈顺付担心儿子沉迷网络。他多次要求儿子辞职,好好配合医生做康复治疗,还亲手为儿子制作了单杠。

  然而,他的一片苦心在沈翔看来却成了嫌弃和鄙夷。最终,在未告知父亲的情况下,沈翔独自踏上回乡的火车。回家不到一个月,他便留下字条,称自己“在家里就像一个离弃的燕子”,自感“很没用”,于是离家出走。

  沈顺付开始四处寻子,他的足迹遍布北京、浙江、江西、广东、广西、福建、河南和贵州等地,行程数万里,走了大半个中国。

  从2010年到2011年,沈顺付先后3次在福州、温州和东莞找到儿子,可儿子不愿回家,趁他不注意就溜了。在东莞找到儿子那次,沈顺付和儿子深谈了一次,他并不反对儿子出去打拼,但是一定要和家里联系。

  “他那次和我回家了,一家人商量着先治病。”沈顺付说,因为没钱,家里的气氛并没有明显的改观。不到半年,沈翔再次不告而别,而这次,他没有任何留言,连手机也没有带。

  寻子之路再次开始。到了今年3月初,老家的民警告诉沈顺付,查询到儿子的QQ近期频繁地在郑州登录,“之前都是在不同省份来回跳,现在登录很稳定。”

  3月7日,他抱着极大的期望来到郑州,甚至已经想好这次如何做儿子的思想工作了,“只要他不走,什么都好商量”。

  可是,通过郑州警方的调查,沈顺付得知,儿子的QQ被盗了,人并不在郑州。又是一场空。

  4年,这对夫妻已经背负太多的自责,他们认为没有把孩子教育好,如今的这份罪都是他们该受的。老家的警官在获知最后结果时安慰老沈,日子还是要过的,人得往前看。

  但老沈没法过这个坎,老沈想通过河南商报对沈翔说:“儿子,爸妈一直在等你回家。”

  作为记者,对这种“家事”着实有些束手无策,但回到制度上,感觉有些东西有待商榷。

  民间意义上的人口失踪大多只是家属的一面之词,立案成了难事,由此便引发了一系列程序上的不便。比如老沈寻子,QQ是重要线索,但想通过网络实时定位,就需要公安局网监部门的支持。事实上,每到一个城市,这都得依靠个人的软磨硬泡。

  “因为没有立案,不能随便网络定位。”他告诉我,找民警帮忙时都会让老家的公安局出一个“协查函”,但这是一种公对公的关系,查询结果会先反馈到江西,再告诉家属。两地的沟通,查询的效率,都给及时定位带来无法预测的变数。

TAG标签: 沈顺清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