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创新:景海鹏:不断“归零”练就飞天“老司

2019-01-04 12:58 来源:未知

  2018年毕业季,西安交通大学走出了一位特殊的学生。9月,英雄航天员景海鹏在这里获得了工程博士学位。

  在学弟学妹们仰慕的目光中,他诚恳地说:“人生要常常清空、归零。心不能总飘在天上。”

  要论“上天”,景海鹏驾轻就熟。参与过神舟七号、九号、十一号飞行任务的他,是我国进入太空次数最多、执行任务时间最长的航天员。而他实现飞天梦想的诀窍,则是脚踏实地奋斗,不断从零做起。

  1998年1月,景海鹏以优异成绩通过航天员专业技术综合考核,与杨利伟等13人一起成为我国首批预备航天员。在激烈的竞争中,他先后与神舟五号、六号任务失之交臂,经过十年等待,入选神舟七号飞行乘组。

  神舟七号乘组肩负着实施我国首次出舱作业,突破和掌握出舱活动相关技术的重任。2008年9月25日,翟志刚、刘伯明、景海鹏搭乘飞船升空,飞行40个小时后,翟志刚在刘伯明的协助下打开舱门,迈入太空。

  突然,飞船里响起急促的警报:“轨道舱火灾!”声音被设置为女中音,在天地两端听来却惊心动魄。值守在返回舱的景海鹏一面检查系统,一面跟刘伯明判断排障,同时向地面报告。

  按计划,翟志刚出舱后应先取回固定在舱外的一件空间科学实验样品,而刘伯明调整了步骤,抢先将国旗递了出去。那一瞬间,三名航天员心意相通。通过电视信号,全世界观众见证了五星红旗在太空舞动的画面。

  经确认,这是一次有惊无险的误报。在当年“感动中国”颁奖晚会上,景海鹏代表乘组道出了当时的想法:“即使我们回不来,也一定要让五星红旗在太空飘扬!”

  完成了惊心动魄的首飞,景海鹏和同伴们被鲜花和掌声包围。但他迅速将这一切“归零”,全力投入到神舟九号任务中。

  “神九”任务的关键是实现我国首次手控交会对接,每名航天员都要做好当对接操作手的准备。除了既定训练计划,景海鹏不管多忙多累,每天必定多拿出一小时、周末多挤出半天,在交会对接模拟器上加练。到任务考核前,他的训练次数达到了规定的两倍。

  2012年6月,景海鹏与刘旺、刘洋驾乘神舟九号飞船,出色地完成了与天宫一号目标飞行器的手控交会对接。返回后,航天员们激动落泪。

  此次任务结束,有人劝景海鹏,快50岁了,已经飞了两次,航天任务风险这么大,没必要再拼了。景海鹏觉得很有必要,他又把自己“归零”了。

  2016年10月,景海鹏和陈冬登上神舟十一号飞船,开始新的挑战。对于此时的他,航天任务不再那么紧张刺激,而成为一种珍贵的享受。

  在载人航天任务中,火箭飞船发射升空阶段是最凶险的环节之一。而景海鹏发起的一段对话,让人们心中的担忧烟消云散。

  这段爆红网络的对话,让景海鹏成为千万网友心目中的“老司机”。但他们不知道,“老司机”的炼成付出了怎样的努力。在模拟失重训练中,景海鹏要穿着160多公斤重的水槽训练服潜入水里完成各种操作,每次练习都要三四个小时;一次模拟真空训练,他在航天服内二氧化碳浓度超标的情况下,冒着窒息的危险采取应急处置,坚持完成了当天的训练任务;在“神九”任务前夕,他在笔记本上记下了十多万字的旁注和总结,提出了200多个问题;他针对离心机训练所作的课题报告,被清华大学评为优秀硕士论文……

  如今,52岁的景海鹏仍在不断学习、训练。“我真的十分渴望再上一次太空。”他说。

  世界第一个U盘,中国第一台超级计算机等许多第一,都产生在国家高新区。国家高新区聚集了全国一半的孵化器和众创空间。

  “中国梦·航天梦——首届中国航天员飞天摄影作品展”在北京天文馆开展。我们要深入学习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扎实开展科学道德和学风建设,以中国科学家精神感召鼓舞、团结引领青年创新建功新时代。

  今年中国一共将进行39次航天发射,目前已首次超过美国,位列发射次数全球第一。专家同时提到,虽然中国在航天发射次数上超过美国,但美国展示出的航天科技实力仍不容小视。

  由中国科学院苏州生物医学工程技术研究所承担的国家重大科研装备研制项目“超分辨显微光学核心部件及系统研制”在苏州高新区通过验收,标志着我国已经成功研制出高端超分辨光学显微镜。

  研究人员提出,维持热带森林里的鸟类和哺乳动物的生物多样性也至关重要,过度捕杀动物最终会损害树木的多样性。

  美国科学家阿瑟·阿什金凭借发明“光镊”技术获得2018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其原理是利用激光束操纵和移动微小物体,例如可以“夹住”原子、病毒以及活细胞等。

  中国南极泰山站二期工程26日正式开工,主要任务是完成泰山站配套系统工程。泰山队队长姚旭说,泰山站二期将为主体建筑进行内部装饰装修,并完善室外辅助模块及相关配套设备系统。

  在当今生物学和基础医学研究中,高/超分辨光学显微镜发挥着重要作用,10—100纳米尺度的超分辨显微光学成像是取得原创性研究成果的重要手段。

  根据初步测算,光伏发电采用直流升压,提高了光伏系统效率约2%;数据服务器采用直流供电,每1万台服务器可节省投资约60万元,数据中心降低能耗约10%—20%。

  《科学》杂志的报道称,目前已“浮出水面”的这“四朵金花”各有千秋,无论最后选中哪朵,关键是进行成本控制,不要步JWST和WFIRST的后尘。

  现在,科研人员正在开展基础研究,以找到最适合生产具有不同性质生物塑料聚合物的最佳微生物和藻类。

  如果有一天,越来越多的人能明白科学的真义,了解科学的根本,那才是“权健们”的末日、骗局的终结。

  在南印度洋上,中国科学院深海科学与工程研究所的4500级载人潜水器“深海勇士号”载人深潜器,12月11日完成了第100次下潜航次。

  虽然此前潮湿的气候期可能留下了化石记录空白,不过研究人员认为,对流石的分析,仍可以为理解过去的气候变化提供宝贵的信息。

  白宫“科学、太空与运输委员会”主席史密斯表示,国家量子法案充分利用美国政府、工业界和学术界的资源,制定了统一的国家量子战略,确保美国在量子信息科学领域继续取得突破。

  经过地方和高校遴选及公示、部门形式审查、学部初评和专家综合评议4个阶段,最终推选出10项2018年高校重大科技成果。

  由此可见,中国移动净增的宽带用户数是另外两家之和的三倍,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宽带用户数增长乏力。

  王志刚指出,国家高新区经过30年的发展,经历了创业发展、二次创业、创新驱动战略提升三个阶段,正迈入“创新驱动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

  归根结底,抵御地震灾害需要良好的经济条件作为支撑,社会稳定与富足是最重要的前提。

TAG标签: 景海鹏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